1.99版三国全面战争
愛歪歪小說網 > 影帝甜妻,寵化了 > 第103章 他可不是誰的委屈都會受的人,你沒事少惹他
    從看守所被保釋出來,陸初和莫渡道謝后本想回去給阮綿報平安,可莫渡一言不發將車開回了自己家,停在車庫后徑自下車,完全沒有征尋他意見的意思。

    到這地步,陸初也不好不跟上去坐坐,只能硬著頭皮下車。

    結果一進門還沒坐上沙發,就被莫渡嫌棄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什么味道?一股嗖味,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,陸初只好忍氣吞聲去了浴室。

    匆匆忙忙,換洗的衣服沒帶,在里面認真洗完打過兩遍薄荷香的沐浴露,陸初才發現沒有衣服穿。

    脫下的衣服雖然他聞不出來,但肯定會被莫渡嫌棄一股嗖味兒,陸初自我勸解一番今時不同往日,浴巾圍在身下,出了浴室。

    一出門就在走廊撞見莫渡,男人臂上掛著兩件居家服,見他裸著上身下意識轉開視線,隨后又若無其事轉了回來,手里衣服朝他丟過來,“穿這個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莫天王。”陸初揚手接過,拿著衣服回浴室換。

    換好后出來,莫渡已經不在,聽到二樓傳來琴聲,陸初尋著找了上去。

    莫渡在音樂上極有天份,也是真的喜愛音樂,二樓的樂器室比普通公司會議室還要大,擺掛著琳瑯滿目各種樂器。

    陸初一進來就被驚呆,他也曾經將音樂視為精神食糧,哪怕后面因故放棄夢想,對樂器卻還是極喜愛的。

    目光戀戀流連在幾把絕版吉他上面,陸初趁莫渡不注意偷偷摸了兩下,然后走過去,再次鄭重道謝,“今天的事謝謝莫天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換個稱呼?”莫渡轉頭,表情厭厭,“讓我聽著,總像被那些禿頭老總奉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陸初。

    這人傲嬌又毒舌,早在那天塔廟游戲就已經了解透徹。

    他心里吐槽,面上卻不計較,轉口道,“今天的事多謝莫董。”

    莫渡沒再說什么,轉身倚在鋼琴上,“顧鄴停剛剛打來電話,讓你回去時直接去他那里。”

    陸初一聽就炸了火,“那混蛋還敢出現?!”

    “混蛋?”莫渡打量著他,“這話阮綿多罵罵還好,你還是少罵,他可不是誰的委屈都會受的人,你沒事少惹他。”

    “惹他又如何?他既然能對綿綿落井下石,也不怕多我一個了!”陸初不屑。

    莫渡聽到“綿綿”二字微微皺眉,隨即冷笑一聲,“落井下石?顧鄴停雖然不是什么好人,卻不可能對阮綿落井下石,你真覺得那封官宣是他授意?”

    “不是他還有誰?他工作室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說了是工作室,他私人帳號可轉發過?”莫渡反問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陸初一怔。

    “據我所知,他從入圈以來,除了拍戲,一切應酬都不參與,他不喜歡鎖事繁擾,所以全交給經紀人打理。你現在替阮綿發一封官宣,可容易?”莫渡又問。

    陸初啞然,隱約明白了什么,想想問,“可事情發生這么多天,他能一直不知情?”

    “他在國外,我也剛聯系上他不久。”莫渡指尖敲了敲琴鍵,道,“話我已經點你了,你若再犯傻和他過不去,再被弄進去,可別哭著求我幫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陸初。

    本來前一秒還挺感激莫渡幫他解惑,這一秒全沒了。

    不光不感激,還有點尷尬,十分想反駁我什么時候哭著求過你?

    但眼下不是計較的時候,陸初想著該道別離開,那廂莫渡卻轉身朝樓梯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去睡了,你也早點睡,客方在走廊盡頭那間。”

    陸初怔了幾秒反應過來,忙追上去道,“莫董剛不是說顧鄴停讓我直接去他那?我想這就過去,不打擾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是說了讓你過去,可沒說讓你現在過去。”莫渡轉身,“你也不看看幾點了,久別勝新婚聽過嗎?還是說陸大經紀人有做電燈泡的習慣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陸初。

    “又或是……”莫渡道,“你真像媒體上寫的,對阮綿有點什么?”

    他身高高陸初二十公分,一雙單鳳目十分傲然凌厲,如此近距離對視頗有壓迫感。

    陸初不太喜歡他咄咄逼人甚至有些冒犯的說話方式,但也不好對才救過他的人發火。

    他心平氣和一笑,“莫董多濾了,我只是怕阮綿擔心我,也怕顧鄴停找我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現在估計在溫柔鄉樂不思蜀,哪有時間管你?”莫渡嘲弄,“陸經紀人怕是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媽的這特么真是聊不下去了,這人是話題終結者吧?

    陸初看著莫渡,心想你的迷妹們知道你這樣嗎?

    不過,莫渡雖然挺毒舌的,但人還不錯,不然也不會從拘留所保釋他,更不會告訴他顧鄴停失聯的事。

    左右現在阮綿重見顧鄴停一定在溫柔鄉樂不思蜀,他也不必大半夜折騰回去,在這待一晚也不錯。

    “那今晚就要打擾莫天……莫董了。”

    莫渡沒說什么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目送他上樓,陸初感覺輕松多了,也不急著回房,在樂器室轉悠。

    喜歡音樂的人來莫渡這里,大概就像喜歡動漫的人進了手辦屋,樣樣愛不釋手。

    陸初試了琴音,彈了兩下古箏和柳琴,最后來到一扇巨大的實木展示柜前。

    這里面放了很多樣小樂器,和一些樂器輔助如琴弦一類。

    其中有個外面畫著櫻花的盒子特別精美,看大小裝的應該是撥片一類的東西,陸初好奇怎么只有這個裝了盒,拿下打開來看。

    隨即怔住。

    里面的東西過于熟悉,是他丟了三年的吉他撥片。

    這撥片原來是一對,是他最珍愛的父母遺物。

    陸母年輕時喜好古箏,陸父年輕時熱愛吉他,兩人相識于音樂,定情信物便是彼此珍愛的撥片。

    父母死后,陸初將兩枚撥片穿了孔戴在身上,就好像父母仍陪在他身邊,保護著他。

    三年前在酒吧駐唱,那場意外他昏倒之后,醒來便發現脖子上的撥片少了一個,當時問過救他的顧鄴笙和阮星遠,兩人都說不知。

    他只當混亂中丟了,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沒想到事隔三年,會在莫渡這里找到。
1.99版三国全面战争